酷鴿舍身给自己

你好我是crack ✨ 请跟我交朋友
有时候会写点屎 画点垃圾
头像是未婚妻画的人设 我爱她

🚀🌟在那之后

是一个煤气Quill的短打自戏,想为火箭星出一份力就悄么声发一发。

*Peter Quill
*崩皮严重,致歉。
*妇联三后设定

——
身影独自在瓦砾堆里漫无目的的游荡,晃动脚尖 用利爪移除前方的碎石,一把巨大的枪搭在他的背部摇晃撞击着外衣肩部的铜扣发出有节奏却略显低沉的响声。
他像是在寻找什么。
就这样绕过残骸,踩着外露的电线和坚硬铁质物体爬上了自己飞船的顶端。

-我能看清,那是米兰号。

他独自一人坐在小小的星球上,半弓起腰在左边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缠着细线的小盒子,用爪子尖小心翼翼的解开。

-Hey!那是我的mp3!

结果只是张了张嘴,既发不出任何声音,那个垃圾浣熊也看不见自己。
努力“大声的”骂出了能想到的所有恶劣词汇,直到喉咙实在有些发干 旁边的小动物也只是随着耳机里的音乐轻轻摆动着尾巴,扫起些许的灰尘。
见此情景只好作罢,拍拍半透明的皮质外套下摆挤着他旁边坐下抬手屈指就要扯浣熊右耳上的耳机却终是放弃,手撑地往浣熊那边挪动 脸颊贴上毛茸茸的耳朵。
半闭眼仔细拼接所听见的断断续续的音符,抬眼便见浣熊微微张嘴露出光亮尖牙。吸口气刚完成半个字母,却又全数吞回肚子里。反复

“Quill.”

几乎是在最后一个音淡去的同时,我亲吻了这个小动物。
浣熊的嘴唇薄薄的,唇边绒毛蹭的有点痒 小小圆圆的鼻尖冰凉凉的直戳在脸上。对面人胡须微微抖了两下,顺从的耷了下来半眯着眼睛卸去了平日的凶狠面孔,少见的温柔。
一种硝烟和着清淡苹果味的气息涌入口中。

“It's your business, If you want some.
Take some, Get it together baby.
Come and get your love.”

或许是浣熊的爪子不小心摁到了什么键,耳机中突然放大的声音着实吓了他一跳,耳朵高高的竖起 我还没回过神来躲闪,就被尖牙猛的划破了唇角。
mp3刚好同他手掌差不多大小,我坐在旁边看他收敛尖爪用指肚按着小盒子。忽的,他猛然抬头看向我所在的位置,张了张嘴盯了一会儿却是张口打了个呵欠。
抬手顺了顺小动物头顶的毛发,支撑着膝盖站起来自顾自的小声叨念

“我想我该去刷个牙,跟犬科动物亲吻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恒岛恒] _片段-2

通往天台的楼梯有些拥挤,每一层的转弯处多多少少都堆着一些纸箱子 新的,旧的。里面装着一些大概是很久之前使用的仪器 上面堆积着一层灰。
李小岛走过的时候,长长的衣摆磨蹭着纸箱的边缘 发出呲呲拉拉的声音。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是向旁边退了退 正好是靠在孙启恒的怀里。抬头便看见这人嘴角微微抬起完成的笑 不同平常的种种,是一种略显生涩而又小心翼翼的在试探着什么的笑。
李小岛或许察觉到了什么,也是学着他的表情向他看过去。
孙启恒像是没有意料会得到这样的回应,有些慌了神 硬是用自己兢兢业业演员的偶像包袱撑着才没有被对方察觉出来。
半分钟后 通往天台的楼梯间里传来两人的爆笑。
两人就这样肩碰着肩打打闹闹的上了天台。
太阳的亮光渐渐暗淡 临近傍晚,也许是小商小贩都开始摆摊的缘故 刚踏进天台的两人差点没被各种小吃混杂在一起的味道给硬生生推回去。
孙启恒跟着李小岛找了个地方坐下,他也看出了李小岛有什么心事 毕竟他从来不会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情绪,就这样像往常一样坐着旁边看着他等他开口。
他看见李小岛架着眼镜的鼻子稍微耸了耸,眼睛里倒映着远处的灯光 消失在地平线边缘的光亮溅落在他的脸侧,勾勒了一层金边。
就在孙启恒在心里认真的寻找着自己能想到的词描绘现在的李小岛时,听见他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麻辣小龙虾。”
兢兢业业的演员终是没忍住轻笑出了声,又是看到李小岛的鼻尖动了动
          “这个是烤冷面。”
....      “这个是羊肉串!”“这个是麻辣烫!”
孙启恒认真的听李小岛嗅着空气里的味道给他叨念小吃的名字,时不时发表一点意见
           “我觉得这个比较像油泼面!”
在李小岛说完菠萝饭的最后一个字,他满意的叹了口气 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扶着栏杆踩在天台的边缘。
孙启恒被吓得一顿 生怕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孩子会出点什么事儿,但他站起去扶的动作被打断了。
他听见了从李小岛口中传来的歌声,声音干净清澈 带着些少年的意气风发,越过火车的轰鸣 传入他的耳朵。

“让我渺小的心脏
           去跳动出最美的乐章。”

“我有点紧张。”李小岛唱完在孙启恒的掌声中清了清喉咙,轻轻跳下了天台边缘走向他。
孙启恒没有说什么,他握住李小岛的手,轻轻的捏了捏。李小岛抬头,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和着他未曾见过的感情 模糊在一起。

tbc.

因为是要接上一张这次的废话就写在后面了!
又更了一段天台的是 @碳酸饮料 的点梗。写的好像不是她的意思但总算是写出来了(喂太不负责了

歌词那一段想了很久要怎么加上,(本来很想加撒野或者是粥粥的光)最后还是选了小岛的歌 效果不是太好但是还是能活的。

废话好多,希望你们喜欢!有意见可以向我提出来我会积极改正的!

[恒岛恒]_片段

早就答应了小漂亮的点梗一直没有发,这段是铺垫下一次就会更你的天台了 @碳酸饮料
认真想了但是实在是写的很烂万分抱歉。
很短很短 因为拖太久了良心不安就先发上来了
如果可以请↓


应李小岛的要求,孙启恒去了他的演唱会,当然 走的是后门。
瞄着聊天记录里的门牌号,数了右手边大概第二三个化妆间站定,开门之前 他顿住了,他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些什么。
孙启恒整了整自己的袖口 攥了攥拳头 确保自己的着装已经和平常一样,甚至更好。推开了门
李小岛正任由发型师摆弄着他的头发,自己摊在椅子上摁手机。有可能是吹风机的声音太响,站定大概一分多钟李小岛硬是没发现他。
孙启恒见人没搭理他 便敲敲手中的蛋糕盒子,果然 李小岛猛的抬眼。
     “岛,爸爸来看你了。”
他不想承认,但是今天的李小岛出奇的好看。看向自己的一瞬让他微微楞了一下,确是很快回过神来。
李小岛瞅了瞅身后几人,站起身来介绍这个买了蛋糕来的大款后歪头贴着孙启恒的侧脸 些许热气喷洒在他的耳廓小声开口
       “你不是说给我一个人买的吗”
他看着李小岛圆圆的发旋儿和蹭着自己脸颊的软发回到
       “我以为是个单间儿,哪儿知道有这么多人。”
李小岛终是不知道以什么理由把其他人安排在了隔壁房间。
孙启恒看着他一下子拍在沙发上,小心翼翼的沿着边缘一点一点揭着蛋糕盒子上的圆标
        “你的节目几点上?”
李小岛的睫毛微微颤了颤。
        “得再过一会儿,挺晚的。”
他把蛋糕盒子的圆标完整的揭下来,嘴角微微翘起似是很满意,抽出自己的歌词本把它粘在了本子的第一页上。
孙启恒看着他拿起叉子对着蛋糕出神。
        “怎么,这会儿想着减...”
        “你陪我去趟天台吧。”
突如其来的提议让孙启恒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也是陪着他上去了。

tbc.

情人节混更,反正也没人看就把今天画了一半的屎从厕所里捞出来发发。
是给 小女朋友@一个
不出意外明天会更之前的恒岛恒(。

[恒岛恒]__光

是一个非常屎的文  ooc大段 排版诡异
如果ok↓


__光

李小岛是喜欢孙启恒的。

不知在何时 目光开始依随他的脚步蹦跳。
李小岛喜欢阳光 镀着星星点点金粉 带着些许的热度撒在脸上,温暖又让人感到安心。
在目光追随的那一刻起,他的光有了新的名字   “孙启恒”。
孩子之间的喜欢是青涩而小心翼翼的,即使知道所想要得到的终究是是睡梦中的泡影。

剧里两人戏份不多,经常是坐在拍摄场地各玩各的。李小岛不太讲话 孙启恒却是闲不下来,换个衣服做个造型都要做些小动作逗逗他。后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便熟识了
李小岛发现,这个老年人有的地方还是很可爱的。

决对争锋拍摄的前期,入住导演组准备的套房 傍晚看着地上的床铺犯了难,两人都不愿睡地下 挤挤床倒是也能睡开。
这少女心亮闪闪的被子... 他看了一眼趴在蓝色被子上八爪鱼孙启恒,提着被子想去找另俩人换 三两步踏过去敲门 谁知里面不但没人应还把门锁上了。
心里憋屈着开冰箱想拿盒酸奶喝 却是被八爪鱼提了领子拉开 

     “岛,减肥”

李小岛刚想辩解什么,一双冰凉的手护住他的脖颈 他身子一颤
“孙启恒你厉害了啊!”
也是不甘示弱拿刚碰过冰酸奶的手塞进他的领口,两人嘻嘻哈哈打闹着扑上床 。保持着一个孙启恒头枕在李小岛肚子上的一个姿势,李小岛看了看枕在自己肚子上的脑袋 感觉到有什么幼小东西在这时候萌发了。
在李小岛愣神的时候 孙启恒把一床蓝色的被子砸到他脸上,朝着他打了个响指。

     “感不感动,这就是爱--”

哼着歌跨步下床关了灯。

黑暗中,李小岛感觉到孙启恒的重量压在床上,三下两下钻进了被子 叹了口气。

     “真是父爱如山”

李小岛气的没了话,用膝盖用力顶了一下人的腰部表示抗议。

听着身边人的呼吸渐渐均匀下来,李小岛睁开了眼睛。跟别人睡一个床他还是第一次 难免有些不习惯。
他稍稍翻了个身,想去够刚才被自己踢到腿边的被子。刚碰到被子边缘,却是摸到了另一只手,那只手帮他把被子扯了上来,熟练的盖好 又缩了回去。
他背对着孙启恒,感觉到背后发出呢喃的呓语。

从心底涌上一股突如其来的安心。

第二天,他是被上白老师叫起来的,迷迷糊糊坐起身来。稍稍清醒了点便听到小牛奶的一句

     “看小岛老师少女的小粉被”

李小岛没有看自己的被子,转头看向了还缩在被子里的孙启恒,蓝色的。
被子里的孙启恒怎么看都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果,任凭上白老师怎么拍打都不肯离开自己胜利的象征。

等着高明吊在上白老师身上和小牛奶出去了 那摊孙启恒才动了动。
李小岛一脚踹在那摊被子上
     “幼稚。”
被子里传来细微的笑声。





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段。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吹一吹我的女朋友!!!

粉色治疗:

我又来丢人现眼了